首页 > 情感 > 正文

他的样子

提示: 凌晨两点,她从噩梦中惊醒,发现男人的手臂正压在自己胸口。气不打一处来,她毫不客气地把罪魁祸“手”使劲甩到一边,也把残存的睡意甩得一干二净。

凌晨两点,她从噩梦中惊醒,发现男人的手臂正压在自己胸口。气不打一处来,她毫不客气地把罪魁祸“手”使劲甩到一边,也把残存的睡意甩得一干二净。

“怎么变成这么讨厌的样子了呢?”在他粗重绵长得如火车轰鸣的呼噜声中,她幽怨地想。

曾经也迷醉于他的体味,眷恋他的眉眼,悸动于他的每一句低语。那时,他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,连续加班后,半夜坐火车到家。等待的她片刻都坐不住,在阳台和门口来回徘徊,房间已经打扫得整洁清爽,他最喜爱喝的汤正在锅里温着。她盼着,想着,再见面就紧紧黏在一起,再不分开。

可惜,时间是爱情最大的敌人,它一点点吞噬掉那些曾经澎湃的爱意,像退去潮水的海滩,只剩一地垃圾残骸。

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大概就是怨妇了吧,连铁扇公主也委屈地控诉过:“喜欢时喊人家小甜甜,不喜欢时就叫人牛夫人。”早就知道爱情的反复无常,却总天真地以为自己拥有的是例外。结果,从心疼到嫌弃,不过几年光景。

从吃饭的姿势,到说话的语气,做事的习惯,两个人一旦开始互相挑剔,彼此很快就会变得面目全非了。曾经听他的呼噜就觉得心里踏实,知道他在身边。也曾看他宁静的睡颜觉得满足,那时,怎么会相信,多年后,连他的呼噜都成为一种罪过了。

迷糊中,她再次被吵醒。这回是父母专属的铃声在执着地歌唱。她的心先是咯噔一下沉下去,之后又突突地跳个不停。果然,电话那端传来的信息让噩梦在现实世界演变成真了。

那两周是如何度过的,至今她都不愿仔细回想,她被焦急、担心、害怕等情绪裹缠得虚弱不堪。好在,母亲有惊无险;也好在,有他一直在身边帮忙撑着。他的爱陪伴她走出黑暗,也让她想起,他的眼,也曾璀璨照亮过她的整个宇宙。

看他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,疲惫至极的样子真让人心疼。那刻,她忽然明白,之前变的不止是他的样子,还有她的心。有人说:“你以何种眼光看待这世界,这世界就回报你以何种模样。”是岁月积累的挫败感让她对自己愈发失望,却自私地不肯为难自己,转身全发泄到他的身上。

潮水退了,第二天还会再涨,有些爱不见了,也许并非消失,它们只不过被沉重的生活压碎了、沉淀了,需要一些动荡的波折和细心的温暖来搅动、翻腾,才不至于让婚姻陷入沉寂之中。

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赵玉萍 责任编辑:苏宣萌
关键词: 样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