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金华日报 > 六版 > 正文

志愿接力 抗战老兵晚年不孤单

395254_zps_1525608400812

记者 金璐 文/摄

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是历史的见证者。如今,哪怕最“年轻”的抗战老兵都已是耄耋之年,更有部分人无法抵抗岁月,带着他们的故事从我们身边离去。

2015年,本报“金华抗战老兵口述实录”采访了286位抗战老兵。此后,在志愿者努力下,金华各地又有10多位抗战老兵被发现。据悉,如今已知在世的抗战老兵为169人。

关注、关爱仍然在世的抗战英雄,是留住历史。从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,老兵张洪波身边就发生了许多感人故事。

志愿者紧急求助:救救老兵

张洪波是浦江人,出生于1928年。在那个“一寸山河一寸血、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年代,15岁的他因兄长被日本侵略者杀害退学从军。他读过中学,擅长游泳,被选中训练为一名蛙人,编入特种军事行动队淞杭支队水上特种行动分队,在黄浦江、钱塘江、杭州湾、淞沪口、太湖、崇明岛以及运河一带执行任务。1944—1945年,他炸沉了7艘日本军舰,战绩突出。

日本侵略者投降后,张洪波解甲归田,回到老家务农为生。多年前,他与妻子离异,孩子随妻子而走,后来一直单身。前些年他身体还很健康,自己种地,还有补贴,经常坐公交车到城区,有一些小学请他去讲抗战的故事,日子过得简单而充实。

可是,去年夏天张洪波摔了一跤跌断腿骨,生活无法自理。浦江当地志愿者“淡淡”把他送到医院治伤,并为他联系敬老院。但是,在治疗过程中,被固定在病床上的“约束保护”措施勾起了他年轻时的黑暗记忆,老人出现了一些精神症状,出院后仍然整天恍惚。他到敬老院后会打人,没法继续住在那里。

为抗战老兵服务的小脚丫公益基金会得知后,向金华老年护理院求助,希望他们向张洪波伸出援手,护理院老年科第五病区的医护人员爽快地答应了。

误伤手臂,护士长无怨无悔

第五病区护士长张晓霞是志愿者们的老朋友。大约10年前,张晓霞接触到市红十字会的一批志愿者,他们每个星期都到老年护理院来,陪老人聊天,帮老人剪头发,用轮椅推老人上楼下楼做检查,这种情怀让张晓霞很感动,后来她也参与过一些急救宣传、马拉松赛事保障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去年底接到援助信息后,张晓霞觉得第五病区是封闭病区,里面很多病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、老年精神障碍等疾病,认不出家人,外出找不到回家的路,需要医护人员更多的关心和照顾,这跟张洪波老人的情况比较吻合,于是征得院领导同意,一口答应下来。

这个病区经常一床难求,张洪波来的时候也没有床位。医院领导得知此事后,特事特办,后勤部门紧急调配送来一张病床,在一间三人病房里给老人加了床。

突然换了环境,老人非常不适应,还在张晓霞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。张晓霞并没有把这当做一回事,把手抽回来,继续给张洪波做护理。她说,这个病区里很多老人都有打人、骂人、吐口水、打砸物品等症状,但医护人员知道这些都不是老人有意的,不会怪他们。

刚入院时,张洪波腿伤还没好,并患有其他疾病,医院还曾经下过病危通知书。市老年护理院为他安排专家会诊,在医护人员悉心照料下,老人渐渐好了起来。

小脚丫公益基金会的志愿者“008”说,张洪波在我市抗战老兵里虽然算“年轻”,但毕竟也有90岁的年纪,非常需要护理院医护人员的照顾。

护士说:“我们老兵最牛了”

跟张晓霞聊天的过程中,她不时说起“我们老兵”。兴起时,她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市政协、市档案局、金华日报社编辑出版的《金华抗战老兵口述实录》,翻开其中一页,给记者看张洪波年轻时的事迹,他是怎样投笔从戎、炸沉日军的潜艇、被日舰的炮弹炸伤腿……

张洪波的故事,这个病区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会讲。她们不但把他的故事讲给家人听,也讲给这个病区的其他病人和家属听。

一些年纪小的护士,对于那段历史原本感觉很遥远,但在接触到张洪波这样的历史亲历者和见证人之后,她们对那段充满了硝烟与战火的岁月有了感性认识。讲起张洪波一个人炸沉了7艘日寇的军舰,有个90后小护士说:“我们老兵最牛了!”

在这个病区里,张洪波是唯一没有家人的病人,但同时也是有最多人关爱的一个病人。医护人员有吃的,经常会拿给老人吃,即使科室里吃个西瓜,也会留一块给他。老人刚来时,随身只有两套衣服,张晓霞就回家拿了自己丈夫的衣服给他穿,后来其他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陆续送来不少衣服。老人牙口不好,很多东西无法吞咽,有志愿者买了料理机送来……

张洪波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。刚开始,他谁也不认识,现在见到熟悉的人会笑,看不到的时候会挂念。病区里浦江籍的小护士用家乡话跟他聊天,他有问有答。

日前,医护人员给张洪波过了90岁生日。“山山家”送来一个大蛋糕,病区里凡是能走动的老人都参加了生日会。张洪波收到医护人员送的花,笑得合不拢嘴。

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
关键词: 老兵 接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