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娱乐 > 影讯 > 正文

看热闹啦,比电影更精彩

提示: 张岱说: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,只可看看七月半之人。套用一下,“五一”档电影一无可看,只可看看电影背后的那些热闹。都有什么热闹呢?一场规模达38万人次的在全国各地上演的退票大戏,一个导演的约架,以及“大象爆米花”。

张岱说: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,只可看看七月半之人。套用一下,“五一”档电影一无可看,只可看看电影背后的那些热闹。都有什么热闹呢?一场规模达38万人次的在全国各地上演的退票大戏,一个导演的约架,以及“大象爆米花”。

后来的我们

都退票了

刘若英厉害了,一部处女作《后来的我们》,竟然创造了许多个华丽的数据:预售票房1.2亿元,首日票房2.8亿元,首日排片比超43.8%,而同期上映的三部国产片《幕后玩家》《战神纪》《低压槽:欲望之城》的首日票房之和,加起来只有0.6亿元,还不够《后来的我们》的一个零头。如今,票房已超10亿元,刘若英也成为华语电影史上女性导演的最高票房纪录保持者。

此外,还有多个华丽的“第一”:《后来的我们》在上映前的“想看人次”高达91.1万人次,创造了猫眼的历史纪录。它还是唯一一部首日预售破亿元的爱情片。

然后呢,还有个更加华丽丽的“第一”:上映当晚,就有消息称《后来的我们》疑似在各地出现大量退票,各地影院的工作群纷纷吐槽,并贴出聊天记录以及退票数据。几个小时后,猫眼电影发布官方声明,公布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,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。也就是说,当天全国有38万个观众集体选择退票?这显然极其诡异啊!

有人会问,1300万元,相比起首日票房2.8亿元,不过是九牛一毛啊!但账不是这么算的。大数据时代,预售成绩是利益链上的关键一环,意味着排片率更高。排片率更高,也意味着票房更高。所以,预售成绩可以引发很有规模的蝴蝶效应。

对于票房造假,我们也是屡见不鲜。比如《叶问3》的“幽灵场”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“粉丝锁场”,都曾让人大开眼界。这次的大规模恶意退票事件,又让吃瓜群众惊呆了一回:还有这种操作?手法真是甩开前辈十八条街!

那么,《后来的我们》大规模退票的幕后玩家到底是谁?至今还是罗生门。有说是猫眼自导自演的。因为猫眼是光线传媒旗下的票务平台,也是《后来的我们》的出品方之一,还是宣传方、发行方。随后,猫眼发表了声明,表示“54%的订单确定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,而46%退票订单中,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,疑似黄牛行为”。通篇说明看下来,意思就是说:我没有恶意刷票,我是无辜的!

可是黄牛表示,这个锅我不背。因为这次退票多集中于19元、29元的电影票,黄牛说,29元买入35元卖出,我赚个毛线啊!

此外,还有《后来的我们》的片方刘若英工作室也发出声明,表示强烈希望查出事情真相。

事情真相是什么?吃瓜群众只能坐等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了。

“大象爆米花”是什么味

这个“五一”假期的影坛注定要热闹啊。在《后来的我们》大规模恶意退票事件曝出之前,就上演了一出“大象爆米花”。

大象是“大象点映”,米花是《米花之味》。4月26日晚,大象点映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了文章:致《米花之味》团队:请不要打着文艺的幌子,干盗窃的勾当。文章表示,去年9月,《米花之味》导演宋鹏飞找到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,双方达成了关于“百城首映礼”的合作意愿。第三次见面时,宋鹏飞带来他所说的“《米花之味》投资人”岳茜,后者表示对大象点映项目很感兴趣,并从吴飞跃处拿到了大象点映的商业计划书。此后,片方始终未与大象点映展开合作,直到今年3月底,发现《米花之味》已经定档。

然而,《米花之味》上映前一周,大象点映发现《米花之味》正在一个名为“彩虹看电影”的众筹点映平台推广,该公号的模式甚至介绍都与大象点映雷同,而该公众号所属公司的股东和法人代表,正是导演宋鹏飞所说的“《米花之味》投资人”岳茜……于是,吴飞跃指控“电影《米花之味》借合作名义,拿走我们的商业计划书,全盘抄袭了我们的产品和模式”。

两天后,导演宋鹏飞和执行制片朱庆玺也对抄袭一事通过媒体做出了回应,表示《米花之味》与大象点映不存在确定合作之说,《米花之味》团队与“彩虹看电影”无关。并且,否认团队“偷商业计划书抄袭”的指责,“大象点映”一文中的抄袭比对,其相关信息在公众号的页面上可公开获取,并不需要借助《米花之味》来“偷取”商业计划书……

一个个全部振振有词,很有道理。但是他们说的你们信吗?反正我是不信的。“大象爆米花”是什么味?还真不是滋味。

一个导演的约架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5月2日,导演丁晟也向光线传媒约了一场架。他在微博发布名为《光线,请拿到阳光下》的长文。文中称,2017年初,《英雄本色2018》杀青不久,光线传媒主动提出要宣发此片,是他顶着压力将电影交给了光线。“一年过去……在此,不谈票房结果。要问的是,投资方支付的2700多万元宣发费和1000万元票补款,是怎么花的……”文中丁晟还透露,投资方要求看到花费明细和依据,但是长达一个多月没回复,然后,“我无奈只能以个人角度发去长微信”,然后收到一通长语音,大意是:你们的要求太过分了!无言以对的导演,只好写了这份公开信,要求“光线,请拿到阳光下”。

3个小时后,光线传媒就作出了回应,声明中表示,宣发成本经过双方确认,光线已经按照合同履行了义务,没有权利和义务向第三方(包括导演)披露任何资料。最后还有一句:“以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成熟度来说,任何好电影不会被市场和观众辜负。”言下之意就是,大哥,票房不好,那是你的电影不行,不是我们的错!

有趣的是,投资方也加入了战斗,并表示“这不是一个人、一部片的抗争,这是为所有曾牺牲在不公正待遇下的导演和作品的抗争”。

好奇之下,查了查这部闻所未闻的《英雄本色2018》。它翻拍自《英雄本色》,据说上映前曾被寄予厚望,然而,最终票房只有6300万元,豆瓣评分也只有可怜的4.9分。看到豆瓣里“兄弟情硬是拍出了塑料姐妹花情谊”“丁晟在《解救吾先生》里积攒起的一点点期待一扫而光”之类的评论,不禁在心里想,导演,对别人那么较真,怎么不对自己的影片质量也较较真呢?也许宣发是做得不好,但至少还有“口碑”这一回事吧?

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章果果 责任编辑:苏宣萌
关键词: 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