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金华日报 > 八版 > 正文

“三好”祠堂守忠孝

在兰溪市永昌街道太平祝村旧宅自然村,有一座保存至今的祠堂——覃恩堂,历经近600年风霜,墙体和屋架依然齐整无偏。这座祠堂为明朝官员祝戒出资修建,后裔祝弥为纪念先祖,在覃恩堂前又修建了台宪牌坊,成为忠孝文化传承的载体,也让这座明代祠堂再添特色。此外,覃恩堂的用料讲究,技艺精湛,文化价值和审美价值突出,堪称一座守护祝氏忠孝文化的“三好”祠堂。

600年“柏树厅”至今完好

覃恩堂建成于明代宣德七年(1432),距今已有580多年,是兰溪市现存较早的古建筑之一。它地处旧宅村的中心地段,坐东南朝西北,为三开间三进的砖木结构建筑。

覃恩堂门前如今是一片平坦的空地,视野开阔。据村民回忆,这里原本有两座纪念祝戒的碑亭,碑亭文字分别为两名明朝官员撰写。如今碑亭被毁,独留“台宪”石坊巍然挺立在覃恩堂前。

“台宪”石坊为祝戒的后裔所建,时间比覃恩堂要晚近百年。石牌坊宽3.9米,高约9米,比覃恩堂的三层马头墙还要高,为大块青石条板雕砌而成,整体紧固不见缝隙,保存完好。

从石牌坊下穿行而过,就是覃恩堂的八字门楼。门前有抱鼓石,侧墙有砖雕小品,门楼柱头略作装饰,细节较为丰富但称不上华丽。

步入覃恩堂,就能闻到一股特殊的木料气味。原来,这座古建筑的木料均为柏树木材,因此它还有个“柏树厅”的别称。尤其是厅内的30多根柏木柱子非常粗壮,一个成年男子都围抱不过来。由于柏树木料这种特殊的气味,这座建筑建成近600年来,不招蚊蝇、蜘蛛。即使多年无人掸尘,也未见蛛网、鸟粪。可惜的是,柏树不防白蚁和流水腐蚀,覃恩堂有些木构件糟朽日渐严重。

建筑周正大气 构建精雕细琢

和很多乡村古祠堂一样,覃恩堂门厅有戏台,后有寝堂,中进才是主建筑。

覃恩堂的建筑工艺至今为当地百姓称道。它面阔13.5米,进深37米,占地490多平方米,屋架均为榫卯结构,没有一个木栓连结,砖墙内也没有牵木与木柱相连,历经近600年的风雨沧桑却依然齐整无偏。这座砖木结构的建筑集木工、泥工的智慧而建,他们各显神通、独立作业,可见其技艺之精湛。此外,建筑的排水系统也较完善,有明渠暗渠相连,雨下得再大,覃恩堂内也不见积水。

前进设青石砌天井,两侧为过廊,中进、后进间形成穿堂,两侧为龙凤天井。地面为和着石灰、豆浆原料等的三合土磨制,光洁平坦,被划成斜纹方格装饰。厅堂方正,柏柱森森,天井开阔,整座建筑肃穆而不失审美情趣。

美在建筑的周正大气,更在细微构建的精雕细琢。比如,覃恩堂的前进中缝梁架上的装饰就与粗壮柏柱的质朴形成了反差。五架梁带前后双步廊结构,各步架间有鸱鱼状单步梁,内部都有斗拱、风拱等装饰,连接柱头处也有雕花雀替装饰,花纹颇为繁复。正厅的结构与前进相似,但装饰更为精美,月梁的曲线弧度与其上绵延的雕花斗拱相呼应,柱卷刹侧脚明显,既和谐又活泼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的金檐及檐檩下皮都有大面积浮雕,主角包括鲤鱼、蝙蝠、藤蔓、寿字图文等,取其多子多福、福寿绵延、子孙发达、光宗耀祖等寓意。这些浮雕都雕刻在细长的檩条下,宽度不足成人一只手掌长,雕刻的主题却细致入微,鱼儿仿佛正在游弋,藤蔓就像是长在檩条上的,可谓方寸之间自有天地。

当地文保专家认为,覃恩堂建筑风格精致、细部处理考究,建筑用材高低大小的体型组合、权衡比例,各种材料质感、色泽、外形的对比搭配协调,体现了当地古代工匠高超的艺术造诣。

广施恩泽  忠孝传家

旧宅自然村世居祝姓,其始祖自歙迁来,择地太平乡定居,名太平祝,后裔兄弟两分别居住,兄祝初迁出建立新宅,弟祝戒仍居旧处,故名太平祝旧宅。

祝戒(1366—1445),字存礼,太平祝旧宅人。“洪武二十八年(1395)以诗经贡入太学,授刑部主事。”他先后当过监察御史、福建副使。他爱民如子、为官清廉,见赋役、贡税沉重,常为民请命。65岁的祝戒告老还乡获批,回乡后他就修建了覃恩堂。覃恩意为广施恩泽,旧时多用以称帝王对臣民的封赏、赦免等。以覃恩为祠堂命名,是祝戒的一片感念皇恩的忠心。

祝戒为官廉洁、生活简朴被传为佳话。他去世后就葬在旧宅村的五塘山,墓碑上刻有皇上为他颁的圣旨。在太平祝氏祖训里,尊长爱幼排首位,教诲后人“读书、勤俭、和睦、循礼”。

明嘉靖四年(1525),祝戒的后裔孙弥不忘先祖教诲,修建了石牌坊,并在题字“台宪”。覃恩堂建成后,明朝国史天台李至刚,荣禄大夫、少傅、工部尚书杨荣分别为祝戒撰写了《清白轩记》和《覃恩堂记》,表彰他禀性廉介、不事华靡、知恩为重、忠爱自持。这些文字被后人刻在石碑上,安放在“台宪”石坊两侧。石牌坊前一度也出现“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”的盛况。

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
关键词: 祠堂 忠孝 三好